臨近年關,一些包工頭為躲討薪農民工,玩起了消失。濟源市軹城鎮柿花溝村乾承包建築工程賠了錢的衛小軍,為給與自己一起打拼的農民工兄弟發工資,12月2日,忍痛把自己居住了20年的房子賣了21萬元,如數給農民工兄弟發了工資,聞聽此事的濟源市民被衛小軍以誠信為本的人格魅力所感動。(12月8日《大河報》)
  這著實是一條讓人感動的新聞。之所以說讓人感動,是因為包頭工衛小軍為了給和自己一起打拼的農民工弟兄籌措到在一年之前就已經完工的工程工資,不惜將自己價值30多萬元的住房以21萬元出賣,如數發給了大家指望了一年多的工錢。衛老闆這一舉動,總算沒有在農民工弟兄面前食言,或者說,那些農民工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農民工的勞動畢竟還得到了回報,這些農民工當是幸運的;而之所以說是新聞,是因為像衛老闆這樣的包頭工實在是太少了。因為少,也就成其為了新聞。是的,在臨近年關的時候,一般的工程包頭,都要以種種理由來拖欠薪水,有的甚至還要將農民工的工資捲走,使得大家欲哭無淚。正因為如此,在這裡,衛老闆賣屋籌薪的舉動實在讓人欽佩。
  其實在這裡衛老闆也是很無奈的。衛小軍他本人也是一個農民工,也是一個乾建築的。2013年初,衛小軍以80萬元的價格,承包了濟源市兩座樓的基建工程項目。2013年底工程結束,工程項目方竟稱基建工程賠錢了,欠他們的20多萬元工資不能支付。衛小軍先後多次找工程項目部負責人,可對方的答覆是:人是你雇的,你想辦法給農民工們支付工資吧。工程賠錢了,你想去哪告就去哪告!這是這則新聞里的一個情節,可見,衛小軍在作為一個農民工時,他的討薪之路恐怕也是很艱難的。當然,從這裡大家還可以看到,古人曾說過的一句話“不怕要債的金剛,只怕欠賬的精光”是何等的到位與現實。
  但是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農民工討薪問題年年喊,卻年年如是呢?跪地討薪,跳樓討薪,堵門討薪,甚至綁架人質討薪等各種極端方式往往被農民工所演繹。過細思索起來,無外乎幾個因素:一是農民工的工資好欠。農民工是廉價勞動力,他們的錢是力氣兌出來的,身體受之父母,不像其他建築材料,是要花成本購進來的。拼力氣的東西,欠欠也無妨。你看,沒有聽說過欠銀行、欠幹部的工資不,前些年還聽說過欠教師工資的,現在,都被欠農民工工資搶盡風頭了;二是農民工工資沒有保障機制。這恐怕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雖然很多企業、項目工程在建設之初都信誓旦旦地設立了農民工工資的保障制度,將一定的資金打入到相關部門監控的賬上作為農民工工資的保障,但是,隨著項目建設的推進,這些保證金不是被擠牙膏一樣擠走了,就是這些保證金杯水車薪微不足道根本起不了保證作用。說到底,還是對農民工工資缺乏必要的重視;三是對拖欠農民工工資的行為沒有好辦法解決。而今,對於拖欠農民工工資,似乎風險不大,往往都是作為一種民間的行為在處理,真正鬧到對簿公堂的案例並沒有幾件,就算是有幾件鬧到法院,也基本上是肥的拖瘦,瘦的拖死了。到最後,弄得個無執行能力不了了之。
  要我說,解決拖欠農民工工資的問題,其實並不難。從體制機制上,將拖欠農民工工資的行為入法,對拖欠農民工工資的行為一經座實,以詐騙罪論;對各種基建項目建設,先將農民工工資足額提出來,打人固定賬戶,加強監管,保證到位。對不能保證農民工工資發放的項目,一律不得上馬;對那些惡意欠薪的行為,建立黑名單制度,發現這樣的行為,將他的信譽、資質、誠信都拉黑。這樣,農民工的工資也就拖不起了。
  文/譚鐵安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賣屋籌薪的包頭工演繹了多少無奈)
創作者介紹

教練alvin

ai03aimct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